我走我的路

终于能保送了。我从初中时的目标就是北航,高中学竞赛的目的是不参加高考,现在两全其美,我自己十分开心。然而老师却一定要我上北大清华,说我有这个实力,目标一定要高。我自己也认为我努力几个月还真能考上清华北大,可是为了这么个目标,要我继续学我不感兴趣的、枯燥无味的、USELESS的东西,并且提心吊胆的面对高考,把命运的一部分交给判卷老师,让中国该死的教育制度继续再毒害我5个月,我坚决不同意。老师错了,我不是目标定多高就能达到多高的人。赛区第一的目标是老师定的,我没给自己这个目标。而且这个目标的达到也是有偶然性的。我学化学是因为我喜欢,不是因为我自制力好,也不是因为我学习方法先进,兴趣就是兴趣,没办法。记得高二的时候,有时晚上睡太早躺在床上睡不着,我会拿起无机化学下册翻,直到困得不行了再睡。做高考题也这样?屁。我学现在的东西很难学进去,况且班里还有个SB。学校已经被我看穿了,原来总结的“三个一切”已经不能说明问题。按猪的话说,不抽烟不沾钱你在学校怎么闹都不会背处分。我现在算看清了,其实你只要让学校认为你有1%概率能考北大清华,杀人未遂都没人管你,学校连差点丢了命的被害者的换班要求都能不同意。看看ZIPPO那副嘴脸,真TM恶心,可是我不想吐,吐出来倒给他们脸了。

现在我真怀念准备竞赛那几个月,几个朋友一起做题,一起听课,一起出去吃饭,一起去WB“活动”。这才是我喜欢的学习方式。很可惜很多人没考好,一号种子猕猴考试轻敌没检查;猪同学考前和妈妈吵架砸玻璃,右手挂了;兽和调气也没发挥好……不然说不定去北京队集训时,我们还能并肩作战。现在猕猴告别魔兽了,兽和调气也收了,剩下猪和我一道。可是总觉得他有些拿自己的命运开玩笑,毕竟高三了,不能全身心游戏啊。

现在我保送了,我不想再回去上课了。尽管班里有我割舍不下的朋友,但是我就算去了也只会让人觉得我是去B4大家。我打算这几个月去学英语,这样大一就能过4级,说不定6级也一块过了,多舒坦。这肯定比顶着其他5门课学英语好多了。就为初中我不用参加中考,高中我不用参加高考,我自己已经相当满意了。我要上北航,是我自己的决定,没人无法改变。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说去吧。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