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

这是上晚自习的第6天了。还没有上晚自习时,我还一点没有觉得什么,上晚自习才几天,就已经能深刻的感受到高考的临近了。上晚自习以后,突然觉得时间过得飞快,上周发生了什么基本上已经想不起来了。看着周围的人:有的拿着高三的数学优化猛写;有的埋头苦己语文生字;有的已经写完了整本的化学优化,更有甚者刚发的物理优化就在2天内被消灭。每个人都在学着、学着,眼前的景象令人迷茫……我时而加入他们的队伍,也进入到忘我的学习状态中,有时抬头看着这一切:这是一番什么景象啊……

也许高二的生活就是这样。中国有成百上千万的人都在进行着这同一个工作:面对高考。我真想问一句,如果这成千上万人都用这种精神换一件事去干,例如搞研究,甚至扫大街,难道不是更有意义吗?

中国人多,人多就要竞争。上大学的名额有限,想上大学那就拼个你死我活。这一番景象大概只能在中国看到,想在外国看到的话得去大学。美国的大学是“进去容易出来难”。想要大学毕业,你也的奋斗几个月甚至几年。然而,只要做一个简单的对比就能看出中国“进去难,出来容易”的弊端。大学生为之奋斗的,是和自己以后的职业有关的知识,而中学生的奋斗大半是无意义的,就好比穿西装去游泳——穿得再好看到时候也得脱。

我很佩服郑渊洁的教育方式:让孩子走自己喜欢的路。可是我和郑渊洁的儿子不一样,人家郑渊洁有钱,我没钱。郑渊洁教育失败了,郑亚旗(郑渊洁之子)也可以有出路,我就不行。这样说来,高考也是让穷人的孩子能受到同等教育的好方法。可是我认为,高考并不是一个人唯一的出路。如果我举例说比尔·盖茨中途放弃学业,一定会有人反驳我说:“比尔盖茨是考上哈佛后退学的,你能考上哈佛吗?”我真的回答不了。我真的很难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做出选择。

鲁迅说: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。但那时的猛士其实也不算辛苦,他们的理想和要奋斗的目标是一致的,而我现在的理想和奋斗是相背离的。获得发展是理想,高考是要面对的现实。为实现理想,大多数人宁愿去走弯路,而一但人走得多了而成了路,其他不走这条路的人就成了异类,在社会上就难以立足。我现在是为了高考而高考,因为高考只是一个坎,它本身并没有意义。

我现在想狂补一个月的化学竞赛,其他都不学,是不行的。想要一个月只学英语,也是不行的。我就这样被理想和现实束缚着,继续在这条大路的边缘前进着,至于以后会怎么样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